影望_鸽了

君の目にはやさしい海に溺死ている。

阿森玖:

新群宣!!沙雕语c真的不来试一下吗!!进群就送女仆装法棍一只!
【详情见图】
占tag致歉

腦了點刺客設定

——————

ooc屬於我,角色屬於他們

目前只腦了這三位,倒不是我吃茶黃昏只是順手就寫了(想到了什麼就寫什麼)

塞爾達的設定還沒有想好(歡迎一起腦啊)

——————

【黃昏】↓

碧斯特·沃爾夫(beast·wolf)

愛爾蘭人,孤兒,16歲加入兄弟會

是吸引動物的體質(坐在公園裡過一會就會有鳥落下來,也會有貓狗跑過來主動蹭蹭),据某位導師而言“他有著野獸的直覺”

比起跟人相處他更習慣跟動物相處,身上總是有一股動物的味道,點滿了野外生存技能

是兄弟會少數幾位懂得飼養鳥類的人,有一隻寵物鷹

體能很好,比起劍更習慣於用刀(蝴蝶刀、大馬士革彎刀、尼泊爾軍刀等),當然劍也用的不差,下手沒有自制力所以很少與其他學徒進行戰鬥訓練(怕傷到新人)

“鷹眼”是加入兄弟會後才被引導出的能力所以無法自如使用(過久使用會影響視力,嚴重甚至會燒掉視覺神經(簡稱燒顯卡)),在兄弟會中地位不算高但意外有信用,和新晉學徒關係不錯

任務完成率一般

性格衝動,不擅長和長老會相處(準確來說他討厭條條框框),是芙魯特(時)的學徒之一

幼年時與博利科是好友

——

【荒野】↓

博利科·淮得(bleaker·wild)

出身英國,聖殿騎士團團長之一

劍術天才,因為身體原因時常處於淺眠狀態,慣用手右手

性格沉默寡言,但面對一些人會變得衝動

喜歡吃,在廚藝上也有相當的造詣,据某人而言“如果他不是一個聖殿騎士的話應該會成為一個廚師,不過身為英國人這真是相當讓人意外”

年幼便被冊封為騎士,曾經受過刺客的教育,後來因理念不和而離開加入聖殿騎士

對於獵殺刺客沒有興趣,只是因為任務而不得不做(對碧斯特感興趣)

——

【時】↓

芙魯特·提姆(flute·time)

出身意大利,自幼加入兄弟會(6歲),喜愛睡覺,性格沉穩,在41歲時因意外失去了左眼

慣用手左手,什麼武器都會用算是某種意義上的全能型選手,劍術質樸而沒有任何花哨

雖然在兄弟會裡地位相當高但對“導師”的職位沒有什麼興趣,就算這樣他也仍然作為導師而活動著,比起實際行動更偏向於研究先行者科技(雖然這樣他的劍術一樣能吊打很多人)

在很多方面意外的幼稚(比如會嫉妒黃昏吸引動物的體質),身高在歷代算是最矮的

擁有先行者血統所以能夠使用伊甸碎片

附樂感很好,但只會吹笛子,據某位學徒所言很好聽

人緣很好(尤其是女性方面)

雖然對流行文化沒有興趣,但衣服顏色是最鮮艷的

——————

當荒野站在了青年面前時,他似乎還沒有完全從震驚的情緒中回過神來。

“我不會說的。”

他沉默著,不光是對方的話語、也因為他確實不知道該說說什麼,所以他只是無奈的歎了口氣,環住雙手。

理論上來說作為聖殿騎士的他不應當將這一位刺客留下,可私心又讓他不願輕易對現在的場面作出改變,這矛盾的心情無比複雜,以至於他都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去面對這個“階下囚”。

他看見青年說著便抬起了頭,那一雙望向他的蒼色的眸子裡沒有任何情緒,就像是理所應當一樣將所有想要說的都隱藏了起來,就如同一潭死水,那是在震驚過後的冷漠與平靜。

——哪怕是被收去了所有的裝備,在被禁錮了近一個月後青年仍沒有鬆口的跡象,他和上一次見面時仍然相同——就好像是一隻野狼——一直在積蓄力量以便於隨時會尋找機會逃走——美麗而危險,這正是他一直所渴望、一直在追求的。

'想要佔有。'

荒野的眼神因想法而變得深沉、當他望向那位刺客大師時對方似乎是感覺到了這些情緒而微了一下,但如果有任何一個人被仇人這樣盯著都會不舒服的吧。

但又無法據為所有。

事實認知讓他感覺到了煩惱,無解的問題就像是有什麼堵在喉嚨裡一樣讓人不快,他一向引以為豪的自控力在面對這位刺客時會動搖,總會失去理性而變得有點衝動行事。

“不,你會的。”

所以他很篤定地說。

然後打破刺客大師的面具的是一個吻,突然地、毫無預兆的吻——一個男人的吻、一個來自聖殿騎士團長的吻。

不是很溫柔,充滿了侵略性。

荒野就這樣吻住了黃昏。

(寫不下去了就這樣吧(溜了))

那么请问有群可以讨论关于爷爷的那点事吗?

还有某些法兰西4才子和北美战神的那些友情,以及英国组的炸厨房技巧。

占tag抱歉,过几天删


【N主♂】逆転の夢(1)

人物ooc,我流设定

译名大部分采取民间翻译,少部分采用官译

多cp

————

もう行かなきゃ。

终将别离。

————

当尘埃散去,三头的恶龙被白色巨龙的最后一击击倒时,长久以来维持着阴暗的城堡早已不如当初那般坚固、也是因为精灵破坏力过于强大的原因而裂开的墙壁,直到石块散落露出了巨大的洞时终于又重新落入了光,身着白衣的绿发青年正矗立于那可笑的王座之后的台阶之上,这一次仅仅是以从下向上逆光望去的角度只能看见他被光芒笼罩在其中、长发丝被狂风吹动而舞动着,还有在青年背后的黑色巨龙。

陌生而熟悉的人,却想不起任何有关于他的信息。

青年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那呼啸的风声掩盖过了一切,可就连那脸都无法看清更别提认清那唇语了,他唯一能够看到的便是从外照入这房间中越发强烈的光芒将那人一点一点地吞没。

是不知为何占据了心灵的恐惧——一如不去做的话就会失去些什么的悲伤的感情——促使了他向前伸手试着抓住些什么、也试着向前迈出脚步追上那青年逐渐被光芒所吞没的身影可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法动弹、就算张大了嘴也像是鱼一样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就算再如何努力最后手中也什么都没有剩下。

“——”

突然惊醒时还是深夜,身侧除去冰冷的空气以外仅仅只剩下什么都想不起来的迷茫与陌生到熟悉的感情、还有那不知为何而顺着脸颊流下的清凉液体,他、准确来说现在是[它]有些奇怪的用前爪一点一点地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不知为何而哭泣、没有任何理由,或许那梦境之中的那人是他重要的人吧,也是绞尽脑汁无法回忆起的某个角色,每一次回想到都会带着不安与留念——还有那仿佛在深海中窒息一般的后悔。

动了动耳朵,作为pm灵敏的听觉让他捕捉到了从身旁传来了熟悉而平稳的呼吸声,泡沫栗鼠看着少了白天中一直挂着的微笑的少年难得安稳的睡颜,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带给它更多的安心,它伸出了爪子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脸,柔软的触觉让人安心。

他确实是存在的,仅此而已。

————

「还真受欢迎啊……」

在灰豆鸽利落地用起风将扒手猫最后一点hp都削减至0,这一位看起来很厉害但仍然被轻松打败的训练师离开、在确认了周围暂时不再有其他人类存在之后,趴在恭平头顶的泡沫栗鼠才幽幽开口。

在外人听来只是普通的精灵的叫声,但传达到恭平耳中却与人类的语言没有什么区别,但也只有这一只特殊的泡沫栗鼠是这样,对于其他精灵他也一样听不懂它们的语言,介于泡沫栗鼠的避而不談,他不问。

他也不会去问。

或许是练度足够并且经过的路上的训练师都不是特别强的缘故,灰豆鸽并没有受特别严重的伤、倒是初次面对车轮战而疲惫不堪,所以哪怕是充满活力的性格也只是在训练师处理好擦口后自觉的回到了精灵球中休息。

“因为是训练师嘛,”

其实泡沫粟鼠并不是讨厌战斗,只是因为前一天夜里那个包含着不快情绪的梦境让它一整个后半夜都处于浅眠状态,这直接导致了第二天从早晨开始精神很差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任何事情在它眼中都是不想理会的麻烦——深知自家精灵的个性恭平只是以包含着一丝无奈而又有一丝兴奋的语气回应了它的话语,没有拒绝精灵将他的头发作为坐垫而把原本就不整齐的发型变得更乱(从很久以前就已经这样做了)的行为,只是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小家伙的头。

“所以这都是不可避免的。”

这么说着的训练师并没有注意到——也不可能注意到精灵的不对劲——或许它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吧——那一对棕色眼瞳之中流传出来的晦暗不明的情绪,突然出現又转瞬即逝。

它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到最后也只是化为了一声叹息,它总是不擅长应付训练师,哪怕是自己的训练师也一样。

“也许吧,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出发了,不然可能无法在天黑之前到达下一个城镇。”

在沉默了一会以后,泡沫栗鼠突然开口,就算从来没有走过这一条道路,但在看过地图后还是能够记住大致的方向。

'路不是很难认……问题是腾腾蛇和利欧路的体力……还有灰豆鸽……'

它沉默着、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安静思考的习惯,无意识地低头用尾巴拍了拍恭平的后脑勺,再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并毫不意外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或许你想要露宿?当然我是不介意……”

它说。

“咦?那么接下来该去——”

“立涌市哦,顺带一提那边的馆主似乎擅长毒系的精灵,不要那样看着我,地图上都有写。”

就像是不经意那样说出了提醒的话语,泡沫栗鼠只能看着自己的训练师有些震惊的眼神,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不会没有认真看过吧。”

答案毫不意外。

泡沫栗鼠觉得他好像在某种程度上理解了修的感觉了,总而言之,任重而道远。

————

TBC.

【久違地產出】

*語言流注意*

*對這幾位之間的認知停留在數月前*

*太久沒寫現在處於復健期*


【論架空組織的某人出任務歸來】


-好久不見了啊そらるさん。

-嗯。

-這麼久沒見還是這樣——好冷淡!

-……你好吵。

-這不是太久沒見了嘛,我很想你啊。

-……

-不如說是我們都很想你,尤其是他。

-りぶ在聽說你一聲不響離開以後很生氣啊,就連零食,啊抱歉,本來就不會分享——怎麼說呢?就像炸了毛的倉鼠一樣。

-……

-先不提別的,啊,總而言之那孩子一直都在低氣壓根本沒辦法交流啦,你知道該怎麼做的吧?

-他在哪裡。

-誰知道呢?反正我是不知道他又跑到哪裡了……也許是只有你們知道的地方呢?

-……多謝。

-不用客氣呀,下次記得幫我弄點“有趣”的東西——

-想得美。

*

-……

-好久不見了,そらるさん。

-嗯,好久不見。

-任務很辛苦吧。

-……嗯。

-那個東西很重要。

-……

-我理解的,畢竟任務優先嘛。

-不是……

-總而言之,辛苦了。

-……對不起。

-誒?

-我不應該不告訴你這件事的,所以對不起。

-そらるさん還真是一如既往啊,這算是硬核道歉?

-半年份零食。

-一年哦。

-那就一年。

-那就姑且原諒你了,そらるさん,歡迎回來呀。


-?!


*據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情報人員提供的情報讓我們得知在說完歡迎回來後りぶ給了そらる一個熊抱並且附帶一個過肩摔,突然的。

“那一刻そらるさん的表情真是有趣極了ww。”

*事後そらる真的給りぶ買了一年份的零食


【盲眼者與信使】


-這是今天的信。

-辛苦啦,そらるさん,今天也很準時呢。

-你怎麼知道。

-因為そらるさん總會在每天在陽光最溫暖的時間點裡到來哦。

-這樣啊。

-失去了視覺後其他感覺總會更加敏銳,就好像是聽覺以及味覺還有嗅覺,不過そらるさん是無法理解的吧,說了也不會懂。

-我當然不會懂。

-是,是,那麼信使先生能陪我聊聊天嗎?

-我還有信要送。

-那麼就稍微牽牽手吧。

-嗯。

-そらるさん的手真的和陽光一樣溫暖,我很喜歡,真好啊。

-我知道。

-稍微有點睏了……能讓我睡一會嗎?

-不讀信了嗎?

-只是休息一小會,那麼晚安啦そらるさん。

-晚安,りぶ。


-我已經不用送信了。


“嘀——”


*注:只有瀕死的人可以觸摸到天使的溫度,並且會覺得暖暖的。


【刺客的場合】


-陪我逛逛吧。

-誒?可以是可以,不過そらるさん不是很忙嗎?

-在你眼中我是連休息時間都不會有的人嗎?

-才不是,我只是擔心……嘿!不過上次そらるさん因為對照“蘋果”的資料而暈倒的事情我們算清楚呢,在休息這一點上你可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那次是意外,因為那些字——

-身為大導師的你應該不會不清楚過度使用鷹眼的後果吧,還有上次差一點失去了視覺過了很久才恢復的事情そらるさん你也忘了嗎?

-我——好吧,那次確實是我的錯,我道歉,保姆りぶ。

-知道就好啦……不過話說回來そらるさん要去哪裡“溜達”?

-高一點的地方。

-你上次告訴過我的那個地方?還是一起去教堂上的鳥瞰點?還是……

-教堂如何。

-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啊,那麼再晚一點一起去城鎮中心逛逛?很久以前就聽說過有一個同僚的咖啡廳就在那,但一直沒有去過,稍微有點想……

-那就去看看吧。

-不過そらるさん,就這樣直接爬上去稍微有點無聊。

-嗯。

-來比賽吧,後到的人要請客喔。


*然後そらる例行的贏了。

*雖然一樣是そらる請客,和以往沒有不同。


放點最近的畫

不管是哪個林克我都想日,他真可愛
不過換句話說我更想吃時之勇者×黃昏勇者,前輩×荒野勇者也不錯,amibo是好東西啊,感謝任天堂(泣)
雖然這麼說卻完全沒有產出呢……

關於原作榊遊矢在統合前後的性格分析

風止浪無平如鏡:


因為期末維持清醒的BGM選了ARC-V全集,所以我五刷完了(病重


是說下週就是土桑展了希望愛用的礦商大大能多進點(真心誠意


雖然還在那賒了一塊坦桑/丹泉石分期付款中((等等






針對動畫遊矢在135之後的狀態,以1vs10的車輪戰時三遊的意識分別都有出來些許的狀態下。
是否能合理推測統合遊矢與其說是四合一不如說是四重人格,甚至五重?


畢竟三遊/三柚似乎只有性格的部份顯現在遊矢/柚子身上了?
而在生物學上三遊/三柚已經無法稱為人類了,僅能從社會學/靈魂學上的角度切入。
但,即使如此,三遊/三柚的靈魂真的還存在嗎?


從最後零王的告知來看,上個是本來就只有札克/零依兩人,是因為霸王龍/花鳥風月的力量才連同世界分成四個部分。
而那個四個部分說是獨立個體......不如說是靈魂/身體都拆成四分之一才是?
正因為不完整,才會四人的性格多少有著與常人不同的偏差。


不過,對於四遊跟四柚的分裂方式個人覺得是不同的。
如果說四柚是靈魂/身體所有成分均分成四份,那四遊就是身體均分,但靈魂是根據不同狀態下分裂成四份。


這次不從常見的喜怒哀樂切入,從人格心理學方面切入好了。
以人格特徵論來說分成五種:
外向性(extraversion)
神經質(neuroticism)
和善性(agreeableness)
嚴謹自律性(conscientiousness)
開放性(openness to experience)


那麼,先把逆鱗/札克這個四遊共有的人格當做開放性來看(基於札克為所有人格基底的原因)
之後分別代入:
外向性:遊吾
神經質:遊矢
和善性:遊斗
嚴謹自律性:遊里


以上是針對四人大約能看出的性格做出的分析。(完全的自我流)


理論上,一個人的性格在現代心理學上由這五種特質構成。
而四遊每個人都特化了其中一項,卻缺乏了應該是統合性格的開放性。
加上除遊斗之外三遊的生長環境基本充滿了各種問題,心理需求並未滿足甚至缺乏的成長過程下性格或多或少偏離了「常人」的認知。
自然,缺失的其他四種理論上該在社會化過程中健全完備的,卻因為失能的家庭/社會/同儕關係等因素完全沒長好。
也導致四遊中性格相對正常的其實只有遊斗(不忍


目前立論大概這樣......主要是針對預計寒假補坑的幾個原世界觀paro文重新做角色性格分析。
目前的結論是四遊當做四種解離人格而非靈魂來看。
本質上,他們的靈魂是同一個的,沒有不同人之說。

這幾天的小惡魔🍅
靈感來源葉晨太太的精靈aibo和魔王aibo的互動

既然沒時間寫文不如寫點段子混更
我流そらりぶ,其他人出現有
基本對話流

*
【一本正經告白的(老流氓そらるさん的)場合】
-夢の第八の街、そらるさん聞いたことがあるか?
-夢的第八條街,そらるさん有聽說過嗎?
-ない…… しかも 、夏が嫌い。
-沒有……而且,我討厭夏天。
-えっ、何か?
-誒,為什麼?
-夏にしか会えないから、待ってる感じが嫌い。
-因為我們只能在夏天相遇,而我討厭等待的感覺。
-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す、だから私はいつもあなたの身の回りにいることができることを望みます。
-我喜歡你,所以我希望隨時隨地都能待在你身邊。
-冗談じゃないですかwwwwwww?
-是開玩笑的嘛wwwww?
-いいえ、告白です(^ω^)。
-不是,是告白(^ω^)。
*
【帶孩子的場合】
- だから何かと言って……彼らを連れて遊園地に来たら、家で一緒にゲームをしているのか……
-所以說為什麼要答應……帶著他們來遊樂園的話還不如待在家裡一起打遊戲……
- こんなことしてはいけないよそらるさん、 子供たちの!
-不可以這樣啦そらるさん,會帶壞孩子們的!
- はい—— 保母さんりぶ——
-好的——保姆先生りぶ——
- 私は専門のですよ! 毎日、精神年齢の3歳のそらるさんしかないというのか!
-我可是專業的哦!每天都要照顧只有心理年齡三歲的そらるさん呢!
- よ……
-喔……
- でもあなたはまだ子供たちに好きなの、 彼らは人見知りしている……
-不過話說回來そらるさん還真受孩子們的歡迎呀,他們其實挺認生的……
- あれは彼らの親しい人です。
-那是他們親近你而已。
- 心理的年齢のせいかもしれないwwwwwww。
-也可能是心理年齡的緣故wwwwwww。
- ほとんどない、 6歳とは自称しないのりぶさん。
-彼此彼此,自稱不到六歲的りぶさん。

在這之後そらる讓りぶ買了五份開心樂園餐,沒有りぶ的份
“ 何に ?!” byりぶ
“因為你是保姆啊,りぶさん。” byそらる
*
【下雨的場合】
-哇啊,そらるさん下雨了!
-用得著那麼興奮嗎?下雨而已。
-但是真的好開心喔,因為剛剛正在向神明大人祈禱下雨……
-以及“ 体育の授業には行きたくない、 1年の間食で交換する! ”這樣?
-才不是呢wwwwww,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放棄零食喔!雖然想得前半句是一模一樣就是了wwwwww。
-果然。
-不過話說回來啊,そらるさん。
-嗯。
-雖然很多時候會感謝神明大人幾時回應了請求,比如說下雨之類的事情,但我還是不會太喜歡神明呢,也不喜歡下雨……
-然後?
-呃,下雨總會讓我想起很多不好的事情呢,比如說獨自一人的那種孤獨感,以及失去什麼的……
-哦。
-還有我剛剛發現沒有帶傘wwwwww。
-那放學你就淋雨回去吧。
-誒為什麼?!
-不為什麼。
-そらるさん好過分!

因為そらる也沒帶傘於是兩個人只好冒雨跑回家,第二天兩個人雙雙感冒發燒沒來上課。
*
【king game的場合】
-……。
-我們,要接吻呢そらるさん……
-嗯。
-那,那我開動了?
-(^ω^)。
-誒,誒?そ、そら唔……
-多謝款待,我吃飽了。
-(/////)。

被無視的其他人都不約而同地移開了視線,lon和スズム則是偷偷拿出了手機拍照。
*
【一起看逛鬼屋的場合】
-そらるさん,你看那個鬼,超可愛!
-……
-そらるさん?
-……
-……嗯,嗯?
-そらるさん不會是怕鬼吧wwwwww
-才沒有……!絕對沒有!
-そらるさん你看那邊,那個鬼在向我們招手喔,啊,飄過來了。
-。
-誒そらるさん別跑?

被(嚇得不輕意識模糊然後被裝扮成鬼的工作人員帶出了鬼屋的)そらる認真感歎了一下りぶ在這方面奇怪的審美。
*
【搶零食的場合】
不存在的。
*
【pocky game的場合】
そらる選擇直接親上去。
*
【血源詛咒的場合】
-善良的獵人啊,祝福您一切順利……
-りぶ。
-?
-叫我的名字。
-善良的獵人啊,請原諒……
-叫我的名字。
-善……好吧,そらるさん……
-乖,等我回來(^ω^)。

在そらる渾身失血半死不活把從舊亞南裡搜刮而來的戒指幫りぶ戴上的時候,人偶難得生氣地沒有回應獵人的請求,就好像變回了最初那個沒有感情的人造生物一樣。
*
【尼爾的場合】
-……這是……
-喔,這個叫戒指,そらるさん不知道嗎?
-……資料庫裡沒有相關的資料。
-因為そらるさん是戰鬥型的原因吧?唔,我看看……戒指據說是舊世界的人類用來相互表達一種名為“愛情”的感情的物品,一個人類在“活著”的時間段裡只能擁有一個……
-“愛情”……無法理解。
-そらるさん不要在意啦,雖然……
-送你了。
-誒?
-戒指,送給你了。
-哇,哇啊啊啊?!突,突然這麼說?!
-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看你很喜歡的樣子。
-呃?
-別想了,我們不允許擁有感情。
-誒?嗯,嗯!

在這之後的幾天裡りぶ都是帶著一臉惡心至極的傻笑(そらる語)。

*
其他想到再寫